possibleparallel

鬼怪x地獄使者
不過就是花點時間寫點自己喜歡的字,謝謝你們喜歡❤️
(不會開車XDDDD)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

哭了QQQQQQ

刑警x李赫常去的咖啡廳打工生

-刑警先生,去哪。我在這。(打工結束了)
-嗯⋯去哪呢⋯⋯嗯 我不去哪。

其他就如同畫一樣的淺顯易懂XD

特別喜歡王的背影。

有你的日子,都很燦爛。

有你的日子,都很燦爛。

同居30題的幾題002

       幫對方吹頭髮
  



王黎的頭髮微捲,剛洗完澡的時候會像路邊被淋濕的狗兒一樣,偶有些髮絲貼在臉頰上,這樣看來配上水汪汪的眼睛更顯得無辜。

金信很喜歡幫他吹頭髮。

坐在他雙腿之間的戀人微微拱著背,背影像寵物一樣乖順,如果是冬天,甚至會舒服到睡著。

金信感受那些髮絲因為風而從他指縫溜走。

他想起從很久以前就聽過人家說頭髮細的人總是心軟跟敏感,這不管是過去的王黎或是現在的使者都是一樣。

王黎因為他吹太久忍不住回頭看著他。

金信伸出手摸了那一頭像熊一樣的蓬髮,嘴角忍不住漾開笑意。


 ...

同居30題的幾題

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


陽光明媚的早晨,使者陰著臉在後陽台曬衣服。偶爾瞪向正帶著討好笑容在流理臺前做早餐的金信。


「就算你做好早餐,也無法改變忘記晾衣服的這件事。」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恩倬一直看到大叔穿著滿是皺摺的衣服。而使者叔叔看到他這樣穿時會微微翹起一邊的嘴角。


早安吻


使者每次得工作到太晚的時候就會睡在自己的房間。就算金信說過好幾次也是一樣。


早上起床旁邊沒人總是異常的心情差,他跑進使者房間躺到他身邊。

把戀人抱在懷裡溫柔的用吻把他叫醒,是唯一可以平復老年鬼怪起床氣的方法。

從捲捲的頭髮、到額頭、到濃密的

許願(上)

城北洞在鬼怪的平靜心情下,度過一天又一天晴朗的天氣。默默的時序推到春初,站在戶外還是稍冷,但已經沒有冬天那麼嚴寒,未被干涉生死的植物默默發了枝芽。


那天地獄使者收到Sunny從遠方送來的蛋糕,信內說這是你前世的生日,希望你可以有一次為自己許願。


許願?


他求過很多次神明—祈求他在王位上坐得不甚穩當的哥哥看他一眼、關心他一點;祈求他沒保護住的女人能有一個好的來世歸宿;祈求他蒙蔽霜眼殺害的將軍屍骨尚存、有家人可以幫他整理;後來他祈求其他遺漏者可以平安到老、祈求德華可以到老可以拿到他的卡。


王黎歪頭想了想,幫自己許願呀....


金信打開冰箱的時候看到一個蛋糕盒上...

日常一角004

金信做到餐桌前等待早餐上桌時順便吃了一下戀人屁股的豆腐,正式開始他美好的一天。


就在早餐快結束的時候

「老爸,我想問你一件事。」恩倬放下刀叉,表情相當認真。


「什麼事情?」

「你沒有工作嗎?」


王黎看到金信剛放入口的那一塊牛排又退出來。

「你沒有工作,肉也吃太多了吧~?」


窗外是大晴天,卻響了一聲雷鳴。


「………我說女兒啊,我也是有工作的……」

「為什麼要用古腔?」


王黎忍不住撇頭笑開,金信看了他一眼「女兒啊,這間房子也是我的呀。」


「是我的。」「是黎爸爸的。」


金信覺得在家的地位真的很難保全。


終於在說服了堅持又可怕(?)...

弱點

金信最喜歡的就是冬天,除了可以下初雪以外,戀人幾乎會一天24小時都膩著自己。


這大概是在一起的契機之一。


那天正巧是聖誕節,他想好歹也該下個初雪讓這節慶氣氛更濃厚,於是就在一天內降到零下,下了一場美麗的初雪。


就在大家開開心心的時候,使者陰著臉回來了,帽子跟西裝上都沾上了雪花。

「叔叔!初雪很漂亮對嗎!快點來看聖誕樹!」


恩倬正開心的招手,王黎一臉疲累抬頭看著室內大家,「我先回房,我今天工作太多了。抱歉。」


金信奇怪的看了對方,跟著一起進房。

「幹嘛?我今天真的很累。沒事快出去。」

「你怎麼了?」金信無視對方的冷臉,向前一步。...

哭包

推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打算要哭一萬行)


場景寫得也好美,淡淡的哀愁跟情感簡直OTZZZZZZZZZZZZZZ


方生:

事情过去有一段时间了,灼热的阳光经过层叠枝叶照进房间,暖洋洋的像一杯蜂蜜水。曾经的上将军,如今的家里蹲——金信,就坐在这阳光下,手里的啤酒都焐热了也没喝下去。

屋子里空荡荡的,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下以一种微不可见的速度飘荡着,就像过去那九百多年的光阴,生命走的缓慢且沉默。

“人去过人的生活了,鬼不愿跟鬼见面,这种日...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