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ibleparallel

刑警x李赫常去的咖啡廳打工生

-刑警先生,去哪。我在這。(打工結束了)
-嗯⋯去哪呢⋯⋯嗯 我不去哪。

其他就如同畫一樣的淺顯易懂XD

特別喜歡王的背影。

同居30題的幾題

吐嘈對方的生活習慣


陽光明媚的早晨,使者陰著臉在後陽台曬衣服。偶爾瞪向正帶著討好笑容在流理臺前做早餐的金信。


「就算你做好早餐,也無法改變忘記晾衣服的這件事。」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恩倬一直看到大叔穿著滿是皺摺的衣服。而使者叔叔看到他這樣穿時會微微翹起一邊的嘴角。


早安吻


使者每次得工作到太晚的時候就會睡在自己的房間。就算金信說過好幾次也是一樣。


早上起床旁邊沒人總是異常的心情差,他跑進使者房間躺到他身邊。

把戀人抱在懷裡溫柔的用吻把他叫醒,是唯一可以平復老年鬼怪起床氣的方法。

從捲捲的頭髮、到額頭、到濃密的...

治癒老王~跟治癒李赫>3<


還有借錢借得很不爽的金信XD


太可愛了兩位XD


金信x李赫-韓飯剪輯

https://twitter.com/GgaeBbiSsaJja/status/823476481116377088


把金信跟恩倬與李赫sunny的對話剪成了一段


「幹嘛呢?」

「....你指的是什麼...」


「一定要我先說嗎?」

「好像沒有男朋友啊....」

「是誰說的」

「那話向來無處不在又不實際存在呀」

「我先喜歡你的。」

「因為你問我的....」

「沒聽到」

「不是一直問我嗎?」

「這是我的供詞,啊不是是我的真心。」


剪得很好<3    


許願(上)

城北洞在鬼怪的平靜心情下,度過一天又一天晴朗的天氣。默默的時序推到春初,站在戶外還是稍冷,但已經沒有冬天那麼嚴寒,未被干涉生死的植物默默發了枝芽。


那天地獄使者收到Sunny從遠方送來的蛋糕,信內說這是你前世的生日,希望你可以有一次為自己許願。


許願?


他求過很多次神明—祈求他在王位上坐得不甚穩當的哥哥看他一眼、關心他一點;祈求他沒保護住的女人能有一個好的來世歸宿;祈求他蒙蔽霜眼殺害的將軍屍骨尚存、有家人可以幫他整理;後來他祈求其他遺漏者可以平安到老、祈求德華可以到老可以拿到他的卡。


王黎歪頭想了想,幫自己許願呀....


金信打開冰箱的時候看到一個蛋糕盒上...

轉生

李赫拿著零錢感嘆現在物價實在不是他這種等級公務員可以承受的,而且他還只是買最普通口味的。


把零錢跟發票謹慎的裝進口袋裡面,他抬頭便看見那個男人坐在江邊的座位。


欸欸,不要自殺啊。我這麼窮我都沒想死啊。


「三明治是為了要分著吃才有兩塊的啊。吶,給你。」

雖然我很窮但是給予就是富有,李赫心裡默默淌血想著。


金信聽到那人聲音時還反應不過來,轉頭過去看是那隻熟悉的手掌,順著看上去可以看到那張熟悉的臉,皮膚依然白得沒有血色、嘴唇在這秋風蕭瑟的日子裡是唯一一朵鮮花,他還無法從那些悲傷裡面回過神。


「拿去,吃飽之後又是美好的一天,雖然不知道會不會吃飽啦。」李赫站起...

日常一角004

金信做到餐桌前等待早餐上桌時順便吃了一下戀人屁股的豆腐,正式開始他美好的一天。


就在早餐快結束的時候

「老爸,我想問你一件事。」恩倬放下刀叉,表情相當認真。


「什麼事情?」

「你沒有工作嗎?」


王黎看到金信剛放入口的那一塊牛排又退出來。

「你沒有工作,肉也吃太多了吧~?」


窗外是大晴天,卻響了一聲雷鳴。


「………我說女兒啊,我也是有工作的……」

「為什麼要用古腔?」


王黎忍不住撇頭笑開,金信看了他一眼「女兒啊,這間房子也是我的呀。」


「是我的。」「是黎爸爸的。」


金信覺得在家的地位真的很難保全。


終於在說服了堅持又可怕(?)...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