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ibleparallel

鬼怪x地獄使者
不過就是花點時間寫點自己喜歡的字,謝謝你們喜歡❤️
(不會開車XDDDD)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

許願(上)

城北洞在鬼怪的平靜心情下,度過一天又一天晴朗的天氣。默默的時序推到春初,站在戶外還是稍冷,但已經沒有冬天那麼嚴寒,未被干涉生死的植物默默發了枝芽。


那天地獄使者收到Sunny從遠方送來的蛋糕,信內說這是你前世的生日,希望你可以有一次為自己許願。


許願?


他求過很多次神明—祈求他在王位上坐得不甚穩當的哥哥看他一眼、關心他一點;祈求他沒保護住的女人能有一個好的來世歸宿;祈求他蒙蔽霜眼殺害的將軍屍骨尚存、有家人可以幫他整理;後來他祈求其他遺漏者可以平安到老、祈求德華可以到老可以拿到他的卡。


王黎歪頭想了想,幫自己許願呀....




金信打開冰箱的時候看到一個蛋糕盒上面黏著張紙條:【吃者死。】還畫上一個舌頭。





離所謂的生日還有三天,但他的工作狀態快速下降;旁邊的廢紙上寫了一堆生日願望清單:

1.有一間地契 X 我只想要這間的

2.去找Sunny ??

3.買金子 x .................

4.買暖爐 △

5.買習字帖 →  有必要許願嗎

6...........................................


到底該許什麼願望啊.....?





----


「其他遺漏者,有空嗎?」

恩倬從筆記本前抬頭,看對面那黑衣黑褲的男人分外憂鬱的樣子「使者叔叔怎麼了?」

「要許願的話,你要許什麼?」

「大概是大學順利畢業當上電台製作人吧。」

「....真有你的風格。」



「德華,你有什麼願望嗎?如果要許願的話。」

「卡。」

「我真是白癡才來問你。」


「如果要許願你要許什麼?」

「大概是快點樓下房東可以降我房租吧。」後輩瞇起眼睛笑了,一如往常開朗。



「如果要許願,你要許什麼願望?」鬼怪冷不防聽到隔壁坐著看電視的使者問他這問題,他手拿著啤酒罐轉頭正好對上那雙黑壓壓毫無亮點的眼球,就像是在審視他一樣。

「許願?」

「對。你還有什麼願望嗎?」使者拉回視線,好像突然想到「我忘記你是不祈求神的。」


鬼怪默默在心裡想,其實我在遇到你之後沒事就會偷偷許願。





『願他盡快結束使者的生活,與我一同永生。』


金信時常想,怎麼就給了他的王這樣一個懲罰?世界上最心軟的人,從前聽奶娘說段小故事就會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臉黑的,現在看段肥皂劇就眼眶斟滿淚的,怎麼就給了這樣的人去聽亡者的故事,一天去難過好幾次呢?


金信希望對方同他永生,但又不希望這份報酬頗低的工作持續著。


『也希望哪天我被拔劍以後不會歸無,至少在看他走以前還留在他身邊。』



金信想,王黎這麼努力上班,神應該比較會理會他的願望吧?







生日那一天,王黎端著蛋糕跑到天台上,蠟燭穩當的站在蛋糕上。

好像說可以許三個願望?


不然就俗氣一點吧,希望我的薪資可以變多、希望....


希望那個鬼怪的劍快點拔一拔,每天在那邊痛苦看了也是很煩。



使者雙手握住放在胸前,蠟燭的火光把他的臉映的一閃一暗的;最後一個願望要認真的許,但可能是因為上一個願望的原因,他腦中反覆都是鬼怪如果拔劍歸無會怎麼樣。


明明是無風的夜晚卻來了一陣風。


蠟燭就這樣滅掉了。


「....把我叫上來最好請我吃蛋糕。」鬼怪聲音自他背後響起的時候,他嚇得差點把蛋糕甩到地上。

他端著蛋糕狐疑的往後看,覺得事態有點詭異。「我沒叫你。」

金信看到對方就像是發生什麼恐怖事件眼睛睜得圓圓的,裡面一片墨黑只看到自己的身影,也感到一絲不對勁。「你沒叫我?!對...你根本沒叫我.....」




這是什麼神開的玩笑?




—TBC











........................................................................有人懂那種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卻停不下來的痛苦嘛!!!!(抱頭)(我本來只想上篇完結QAQ

希望不要棄文QAQ(對自己喊話







评论 ( 13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