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ibleparallel

鬼怪x地獄使者
不過就是花點時間寫點自己喜歡的字,謝謝你們喜歡❤️
(不會開車XDDDD)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

來自推特主먼지 ‏@Munji___011

沒有任何翻譯XD


就是學生(金信)跟保健室老師 (王黎)♥♥♥♥





——————

(隨手寫一段)


金信想著還是把自己眼睛戳紅再去找保健室老師好了?德華看了他一眼,把紙條傳給前面的恩倬,恩倬回頭看了眼左後方的金信。

(這邊請自行想像恩倬趕他們兩個出去炸雞店的眼神XD)

『不要亂搞喔,老師已經跟我說很多次了!!!』

金信笑得像隻偷吃到魚的貓,不顧班長的眼神把自己眼睛揉到通紅。



『班長你又輸了。』

『閉嘴!』



王黎聽到熟悉的敲門聲跟腳步聲的時候只想把自己隱身,他慌亂的看了一眼門外的身影打算躲進一旁的死角邊假裝沒人在。

—明明是自己的辦公室卻怕一個學生,王黎縮在一邊下定決心等等一定要請池恩倬再來一趟。



金信探頭進來馬上就看見那死角邊露出一角的白袍,「老師不在嗎?」他想等等還是得爬窗啊?


王黎聽到腳步聲遠去以後嘆口氣走出來,想著等等那孩子好像還是會來....


金信從窗戶跳進來的時候王黎嚇到從座位上跳起,

「老師剛剛幹嘛裝作不在?」

「我是真的不在。」

「我都看到你的衣角了!」

「.......」王黎從鏡框後微微瞇起眼看著對方,僵持了大約一分鐘之後嘆了口氣「又自己揉眼睛?」


金信毫不遮掩露出得逞的笑容,走向王黎「老師幫我治療吧?」

「這不用治療....藥水給你你自己點。」王黎避開他的靠近,轉身從架子裡面找著眼藥水。「不是不讓你來,但這樣每堂翹課不好吧?」


金信想,我才不用上課,我都已經活這麼久了。

王黎穿著白袍戴著細框的樣子真的好迷人~在家都看不到。


「那你在家就穿白袍啊。」

「到底在說什麼....」王黎轉回身看著戀人,一臉無奈。

「不然我只好一直這樣來找你了。」金信再度笑得像偷吃魚的貓,靠對方更近。

「.........」跟這傢伙絕對說不通「拿去,當學生就該好好當學生。」


金信點完眼藥水以後坐在王黎的身邊,在學校看跟在家裡看真的完全不一樣感覺,金信笑著緩緩靠近對方。

「沒事了就快回去。」王黎偏過頭閃避。

「不要~我要在這邊。」

"啪"的一聲把正在閱讀的書本闔上,王黎把椅子轉過來看著對方「你到底想怎樣?等等又被看到。」


「因為你還沒治療我,當然不能走。」

「不是給你眼藥—」尾聲被截斷在戀人的吻中,王黎想果然不能縱容這傢伙。









评论 ( 7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