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ibleparallel

[機智的監獄生活-赫浩] Time to say Love.


-他們屬於彼此。
-無視妹妹們。
-快點談戀愛好嗎?(推頭)




———————————————








金濟赫最受不了李俊浩的眼神。

他總是盡量避開眼神接觸,那雙不管是生氣開心難過都裝載太多關愛的雙眼。

但是金濟赫總是忍不住想讓他閃著開心的光芒。

他每天都忍不住期待半夜的面談。

李俊浩會偷偷的買他想喝的飲料塞給他,一臉漫不經心的樣子。

或是明明休假還是風塵僕僕的搭著公車到這邊,請當值的負責人拉他出去只為了傳達他家人的狀態給他聽。

可以感受外頭的風與溫度,還有叨叨絮絮在耳邊說話的李俊浩,他可以暫時以為自己不在監獄裡,只是半夜那種好友間的閒話家常。



金濟赫申請了一本笑話全集,同房裡面的人苦不堪言。

「誰來阻止他不要在講笑話了啊啊啊。」
「那臉比較像是喪事不是笑話啊。」
「金選手我跟你說講笑話的時候要配合臉部表情⋯」


李俊浩一臉茫然看著他
「蛤?」

金濟赫略顯尷尬的冷靜下來,「沒事。」

「你剛剛是在講笑話嗎?」李俊浩的眼睛笑起來眼尾會跟著下垂,看起來很像某種小動物一樣,嘴唇也會變成薄薄的樣子。

「哪有人講笑話臉都不笑的啊,實在是不好笑。」這樣說著的李俊浩卻還是笑著,金濟赫也被感染笑意一樣的笑出來。

「呀濟赫啊,出去以後我們一起合資一間咖啡館吧。獄警的薪水實在太少了。」

李俊浩點燃一根菸,眼睛看向牆外的星空,但是金濟赫覺得他的眼睛更美「嗯。」

「我們偶爾去看看就好,你退休也可以回去顧店。‘’金濟赫的退休生活‘’呀~活招牌啊活招牌。」

「我本來想說要去當教練的⋯」

李俊浩洩氣一般的垂下肩膀,眼神充滿無奈「開玩笑的,開玩笑。」

他聽到對方碎碎念著難怪你只有一任女朋友過,木頭啊木頭。

金濟赫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暗戀是關於眼前這個人的。

他們的時光拉的那麼深遠,剛開始他對棒球沒有什麼興趣,是後來長長的日子裡,他想要陪在對方身邊而喜歡上的。

李俊浩從小就是很受歡迎的那種個性,而且也很熱心對於任何事情都很仗義執言,某一次看到金濟赫傻呆呆的被欺負之後就常常帶著他在身邊。

金濟赫注意到自己的心意的時機是,他跟球隊經理在一起的一個月以後,還是他走到妹妹房間門口站了十分鐘才問出來的。

/

「你,要站多久。」
金濟熙轉頭看著站在自己房門前的金濟赫,面無表情的問。


「⋯⋯」
金濟赫默默的走進她房間不請自來的坐在地上。

「如果」
又隔了三分鐘。

「如果你有一個朋友交了女朋友,但是你卻有點不高興要怎麼辦?」

「女朋友?」

金濟赫點點頭。「呃,那大概是因為你太在意那個朋友吧?像是被搶走那種感覺?」

「啊⋯原來如此。」


金濟熙在心裡想著,前提是你真的只把他當朋友啦。卻沒說出口。

/

隔沒多久李俊浩一臉哭喪的樣子出現在他面前,說那個女生有多聒噪多粘人他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練球所以雖然他還喜歡她但還是要分手。

—就算再喜歡還是得分開啊。
喝著檸檬汽水的李俊浩一臉大人樣說著。


/

後來李俊浩換過一任又一任的女朋友,到畢業前他的前任女友都可以組成一組前女友啦啦隊幫校隊加油了。

分手的理由總是不一樣;
她說我在她生病的時候不能陪走她身邊、她說我愛棒球勝過她、她說我太吵她不喜歡、她說我太不貼心她不喜歡、她說我不記得她不喜歡吃辣還買辣炒年糕給她⋯

金濟赫聽著每一段理由都覺得太過荒唐;畢竟李俊浩還是校隊怎麼可能說誰生病就去陪、還有李俊浩本來就是現有棒球校隊才跟那誰交往的先來後到有沒有搞對啊、李俊浩愛講話很熱鬧啊哪裡不好、李俊浩記得金濟熙跟我媽媽生日哪裡不貼心、自己不喜歡吃辣但是李俊浩想吃難道還有法律規定不行買嗎?

金濟赫沒有把這些贊同講給李俊浩聽,只是不可否認的每當聽到分手消息默默地開心終於練習時間結束後李俊浩還可以坐在場邊幫他看看動作而不是急著送女友去哪去哪。


/


後來李俊浩是光州一中的王牌投手,金濟赫是偶爾偶爾才會上場的後援投手;李俊浩的女友換的速度變慢,原因是他必須花更多時間在練習,而金濟赫戀愛經驗還是維持零,球場學校家裡三點一線。

再後來他們兩個分開了,金濟赫才知道胃癌跟復健不是最辛苦的,而是喜歡卻分離。

/

「金選手,回房時間到了。」李俊浩的眼睛就算到了夜晚還是那麼明亮,金濟赫想時光為什麼對他完全沒有造成影響,他好像可以在那麼大的球場一眼看到他一樣。

「你知道獄警不能說再見的吧,」李俊浩整理了看起來沒有歪的帽子「保重。」

/

後來金濟赫還是頻繁的出入西部監獄,跟經紀人要了一輛便宜的家用車,在賽程與賽程中間那著拜託金濟熙做的料理去找李俊浩吃飯。

「運動員都不用,體重管理?」

李俊浩含著湯匙問眼前吃的津津有味的不死鳥先生,現在是凌晨3點半。

「不是,要啊。」

「你也太常來了吧⋯⋯是有欠彭部長錢嗎?」

「不是。」金濟赫夾了一支雞腿到對方碗裡。

「啊啊啊我吃不下了啊⋯⋯」
「⋯你太瘦了。」

李俊浩哀怨的瞪著他,「我瘦也不會怎麼樣的。」

「等等被犯人攻擊怎麼辦。」

嘴巴碎碎念著我可不會被攻擊,一邊還是把雞腿吃完的李俊浩,金濟赫忍不住彎了眼角。






「濟赫啊⋯⋯我可以跟你談談嗎?」

在金濟赫收完餐盒後,李俊浩拿著他帶來的冰棒問。

「嗯?」
「你知道我喜歡你嗎?」

金濟赫沒拿好從李俊浩手中掰下來的半根冰棒,直接掉在飲料機前,看起來正是慢慢融化的樣子。

「大概是高中畢業不久後吧,我回去老家想了很久才發現的,呵呵⋯啊你這樣我又要打掃的,不要增加我的工作量。」李俊浩把手裡沒吃過的冰棒塞到他手裡,錯開了肌膚接觸的可能,金濟赫又差點沒握住。

李俊浩是那種越緊張話越多速度也變快的類型,金濟赫感覺到自己的指尖變得黏黏膩膩的。

「我對你這麼好你真的不用這樣報答我,只會給我增加希望的感覺,你懂我意思嗎?唉,快點說些什麼啊⋯總之你不用這樣的真的無所謂,這10年我也真的不過就當你的螢幕粉絲就很開心了,嗯,好好打棒球。」

李俊浩尷尬的時候耳尖會有點發紅,甚至會一直搔著鼻頭,金濟赫看著對方的側臉。

「所以啊,嗯,別再來了吧?嗯?」李俊浩的眼角微微下垂了一些,也有點紅紅的「啊也替我謝謝濟熙,做飯很好吃。」

「嗯。」

李俊浩像是預料到他的反應一樣,苦澀的乾笑幾聲。
「不用送你出門吧?謝啦。」

金濟赫緩慢的看了看監視器對準的角落,起身快步走向他。

李俊浩在被抱住的瞬間想起高中那幾年金濟赫洗完澡的味道,想著他怎麼還是用一樣的牌子啊這是老人嗎一邊想掙脫他的懷抱。

「俊浩啊⋯⋯」
「你在幹嘛啊⋯⋯」他可以感受到他顫抖的尾音,為了阻止銀河掉下珍珠他說「我喜歡你。」



/


-你果然是狐狸啊。
-⋯呵呵,還好還好。

-並不是誇獎你的意思。
-俊浩啊⋯⋯

-幹嘛?
-有一件事要請求你。

-怎麼了?肩膀痛嗎?
-打我的時候可以小力一點嗎?

-⋯⋯⋯⋯⋯嗯。
-( ´ ⁻̫ `)










/


啊啊啊啊太久沒寫文章好不順。
自己產糧好痛苦(趴)

我愛李少女啊啊啊啊啊啊(推開妹妹)

评论(12)
热度(59)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