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ibleparallel

鬼怪x地獄使者
不過就是花點時間寫點自己喜歡的字,謝謝你們喜歡❤️
(不會開車XDDDD)

© possibleparallel | Powered by LOFTER

[盾妮/盾铁/Stony] 如果把孩子当情人养会怎么样?

有猫饼的猫予:


如果把孩子当情人养会怎么样?


脑洞源于中午午休的一个梦 有点玄奇 我记不太清了【梦到了盾妮




正文




“Steve。”


安静中Steve的目光落在女人泛灰的深绿色瞳纹,手背上的针管随着他掌心小心加重的力道微动一下,四壁荡漾医疗器械运作的滴答声,他不知道Natasha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想关心。除了。


“我们发现了.......Tony的......”


“生命体征。”


Steve看着她,四周陷入一片瘆人的寂静,连呼吸都困难微薄,男人的目光因着女人短短两个单词变了颜色,冲淡了适才眸里略带刻意的淡漠,他用了些时间将自己僵硬的目光移开Natasha的视线,垂眸片刻,安静缓慢地闭上眼。


“只是,Tony他......”


女人没有说完,男人扭过头,就好像是在逃避,他抿唇滚动着喉结突兀地用力吞咽了一下,突然僵硬了背脊,仿佛陷入思考。


片刻他泄愤一般咬紧了唇,微急促着呼吸猛然睁开眼掀掉身上的被子,在Natasha的注视下近乎莽撞地翻身下地,抬臂扯断了还在输液的针管赤脚跨出门去。


“Steve!回来!”


Steve没有想到他这辈子还能乘到神盾局的战机,他原以为他早就没有资格了。Natasha就坐在他身侧,男人始终没有开口问一句那人的情况,他不知是他疲于应付,还是他对他究竟如何漠不关心。


灭霸大战结束那一段时间,报纸的头条都大版面地占据着同一条资讯,从那时Steve就厌倦了。


前复仇者联盟成员钢铁侠被列入了战后死亡名单。


起初Steve觉得这太荒诞,他几乎用了两年的时间不断适应和抗拒这个现状,世上再无钢铁侠,身边再无Tony·Stark的现状。


然后他站在了这一片废墟之上,染尘的空气钻进他的肺管,令他窒息,他的目光平静慌乱漫无焦点,阳光刺破了云层厚重的阴霾,将光和温暖投在了一个脏兮兮的小身体上。


身后的螺旋桨不住作响,面前的人群簇拥着实施救援,Steve站在旷地,身体的原因让他在空气中打了一个寒噤,他平静的目光变得柔软,却也掩盖不住内心枷锁纠缠的固执与拷问。


他的意识变得缥缈无稽,只是身体的机能顺着他的本能濡湿了眼眶。


骗人的吧。


可是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


“不可能,Nick,你骗我。”金发的男人嘲讽地苦笑一下,像是在讽刺他的痴想。


“我们在这个孩子的血液中找到了与Tony·Stark匹配的DNA,Rogers。”


“为什么。”


他问得低沉。


“我们也正在调查,或许是超自然磁场的影响,对此我们已经封锁了消息。”


Steve控制着自己兀自向前走去,男孩的身体被横抱了出来,尽管泥灰下他的皮肤相对Tony的麦色更为细腻白皙,Steve还是觉得自己隐约从他的眉宇之间看见了Tony的影子。


他好像没有力气了,这点程度的运动或许不会对他造成大的影响。男人的心底淌过电流一般的痛痒,视线里男孩闭上眼的睫毛微卷,几乎重叠了战地的夜晚他偷吻Tony时所看见的模样。


Steve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自己是怎么回事,他只是这么做了,出乎他的意料,扭曲了他对对方战友关系的定义,却也不甚在意,好像那只是自然发生,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总是过分冷静,不论是生死,还是他隐晦沉默,无疾而终的微妙感情。


眼下Steve看着他路过自己的身边,想要伸手去碰一下他,却终究迟疑。像个傻子,站立在风尘里。


飞机上Natasha抱着那个家伙,指尖轻捋过他微卷的发尾,面对怀里的Tony,总算流露出了一些柔软的情绪,她一面小心挑逗,一面抬起头来看着Steve,微皱起眉,想要逗一下这个闷闷的人。


“他也能有今天,不知道这小屁孩傲起来的样子和那个胡渣大叔还像不像。”


而男人只是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眸里没什么情绪,看上去有些累,他迟缓地动了动唇,却嗫嚅着又闭上,没有发出一个音节。他看上去有些沮丧。


“别担心,他没事的,已经找到了,应该开心才是。”


红发女人吝啬的安慰终还是有些作用的,他看着Tony胸膛呼吸舒缓的频率,抿唇局促地笑了笑,Natasha看着他,小心捕捉着他眼尾隐匿的温柔,一时无话。


当他们降落在纽约,从停机坪直接上了车,Steve和她坐在后座,女人扭过头来看他。


“我手酸了,你抱一下。”


Steve了然地伸手从Natasha的手里接过Tony。


他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孩子,六七岁的模样,脸上染着泥灰,呼吸温软,睡得毫无防备,那是男人从未想过接触的景象,心中消弭过一阵从未有过的,类似柔软的悸动。他低下头,拇指的指腹捻过他鬓角的一块泥渍。


Tony在睡梦里,他的脑仁有些痛,身下的怀抱暖洋洋的,当温热的鼻息漫过他的脸,梦中他似乎有了一些熟悉的感受,熟悉的心跳,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呼吸和对方身上淡淡沐浴的香。


他仿佛看到一个男人蜷在地上哭,那或许是一个严寒天气,他蜷在那里,眼泪顺着他的颤抖,一直淌一直淌,流成一滩河一般的水渍,狼狈又无助。


他听见笑声,沉稳低哑的。是一副挺拔的五官,和那双泛着灰绿的蓝色眼睛,它一直靠近,一直靠近,直到他的视线里只有他瞳孔的深色纹路。


这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言无疑是一场噩梦。


只是那气味给他安全感,他听见了一男一女交流的声音,感到身体正微微晃动,感受到了身上的痛楚和光明。


Steve正出神,怀里的家伙突然伸手攥紧了他的藏青色衬衫,男人低下头,只看见那个小家伙一点点睁开了眼睛。


那是双琥珀色的玻璃体,澄澈纯粹,诉着动人的秘密,将阳光都纳入了他的视线里。


Tony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因为他一睁开眼,居然看见了一双和梦里并无二致的眼睛,男孩的神色中闪过一瞬的恐慌,随后又归于平静,由疑惑,到不明的欢喜,再到疑惑。到最后他竟觉得酸楚,不自抑地濡湿了眼眶。


他的声音稚嫩沙哑,却透着不可置否的困惑,他睁大了眼睛看他:


“我认识你吗?”




TBC





Next Chapter


“既然他不再记得,也不用告诉他了。”窗外的阳光刺痛了Steve的眼睛,而他毫无察觉,只看着光,笑得困惑惆怅。





养成 小Tony 前世今生 精美的建筑群 泪流成河 初见落泪 Steve患病 与时间的赛跑 (轻微)xing 暴力 中午回教室在小本本上写下的关键词...






评论
热度 ( 127 )
  1. possibleparallel猫予九命 转载了此文字